设首主页 |  加入收藏 |  投稿信箱:sdwmwtg@163.com

中国文明网首页 > 图片新闻>正文

90后的她带盲人养父上大学

2014-03-24

来源:山东文明网 作者:郑红丽

字体:[][][] [打印] [关闭]

 

父亲嫌外面的理发店手艺不好,金苓就花20元钱买来理发工具自己为父亲理发。郭尧 摄

 家里的收音机是李长有了解外面世界和解闷的唯一工具

  齐刘海、单眼皮,穿着粉色的羽绒服,衬得她的脸更加白净,笑起来很好看。自2011年考入山东女子学院一来,这是本报记者第三次见到李金苓。与前两次相比,她成熟了很多,但乐观开朗的性格始终如一,经常挂在嘴边还是那句“事大事小,到时候就了”——— 这同样也是她的盲人养父李长有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。

  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,这句话在已是大三学生的李金苓身上得到了充分体现。来济三年,她和她的盲人养父一直住在一个小出租屋内。3年来,唯一一次进市区的机会还是在2012年。

  日子苦不要紧,但是最近有件事儿听让李金苓闹心,经过追问她才不好意思地说:“现在爸爸年龄大了,我有一个愿望,希望给从没体检过的他查查体,但体检的钱对我们来说太多了……”

【雪夜相遇】23年前雪夜乞讨盲父把她带回家

  盲人养父李长有,是在23年前的大雪夜与孝顺闺女李金苓结缘。

  那天,42岁的李长有背着乞讨来的煎饼和窝头走在回家的路上,当路过一个大桥时,忽然从桥底下传来一阵啼哭声。他顺着哭声走去,走了20多米,他感觉脚碰到了什么,伸手摸去,是一个纸箱子,箱子里铺了几件衣服,箱内的婴儿手脚已被冻得冰凉。李长有喊了几声,希望能找到婴儿的父母,但在雪地里等了好久都没有人回应。抱走吧,他一个盲人连自己都难养活怎么养活这个生命,但不抱走,大雪天,婴儿也会被冻死。

  怎么办?李长有陷入两难。最后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:将婴儿带回家,抚养她成人。“只要有一口好吃的,就留给孩子。”李长有给婴儿取了个小名叫“心心”,意思是心肝宝贝,在此后的20年时间里,他既当爹又当妈,乞讨、卖艺、扎钢筋……只要能干的他都干。他拉着坠琴,唱出了那段日子:“哪怕是割肉给她当饭喂,哪怕是抽血给她做乳饮,也是这孩子命儿大,我们爷俩相依为命到如今。”

  李金苓告诉记者,自己的身世是她和父亲之间的秘密,彼此心照不宣。“其实我上初中那会我就开始纳闷,一是我与他的年龄相差太大,另一个也是最关键的,他一生未娶,怎么会有我这么个女儿?”李金苓说,刚开始她只是推断自己的身世,后来姑父证实了她的推断,但她从未介意。对于李长有来说,除了要让心心吃饱穿暖,他还有一个想法,“我要了一辈子的饭,不能再让孩子受穷了,最起码得有文化。

【济南相随】3年前 她带盲父来济上学

  “我喜欢读书,想一辈子都读。”正如李长有所期盼的,女儿出息了,李金苓于2011年考上山东女子学院,就读学前教育专业,也就在那一年,李金苓做出一个决定:带父亲上学。为了这个决定,李金苓一边读书,一边做兼职,一边照顾已经上岁数的父亲。“我觉得如果学校组织一个刷盘子大赛,我肯定得第一。”李金苓上了3年大学,每到中午,她都要到学校的教工食堂刷盘子,这样每天能挣13元,外加一份免费的午餐,3年来她已经习惯比别人晚吃饭,也习惯了没有午休。除了刷盘子这个雷打不动的兼职,她一有空,就寻找其他兼职,当过酒店服务员,做过家教。

  逛街是女孩子最爱干的事,李金苓也不例外,但她有个好习惯:只看不买。“光看一看我就很满足了。”李金苓说,自己是鞋子控,看到很美的鞋子总是忍不住盯着看好久,但很少舍得买,自己的衣服和鞋子基本都是反季买的,几乎没有超过100元的。对于父亲,金苓很舍得花钱,但每次都被父亲拒绝。李长有身上的中山装已经穿了四五年,袖沿已经(得泛白,但总舍不得换新的,每次女儿说给买衣服,他总会说不喜欢现在时兴的衣服样式。“只要闺女穿得好就行。”当别人问起来时,李长有总会这样说。

  虽然李长有享受低保补助,但爷俩的生活仍过得很拮据。“出门在外才知道用钱的地方太多了。”李金苓说,每一笔钱她都掰成几瓣花,3年来,父亲没有回过一次老家。

【有他真好】无论到哪 只要有父亲在就是家

  在李金苓的日记中记录了这样一段话:“小学6年,印象中我从未正常交过学费,每次交学费都是我最难过的时刻,为了供我上学,父亲舍不得吃,舍不得穿,还要为那100多块钱的学费,低声下气去求人。”李金苓记得,在一次大雪天,她一不小心掉进了沟里,把鞋子给摔破了,害怕她冻着,父亲托人给自己买了一双新鞋,后来看着父亲一冬天只穿一条秋裤,她才知道那是父亲存着买棉裤的钱。也正是因为学习机会来得不容易,李金苓格外珍惜。现在已经上大三的她决定考研,这不仅是自己的梦想,还是父亲的梦想。

  “无论走到哪,我都会带着爸爸,有他在的地方就是家。”李金苓说,自己的目标是考上北京师范大学,到时候带着父亲一起到北京,但因为父亲已经熟悉了济南的环境,如果父亲想留在济南,她也会选择考济南的学校。“这两年我发现父亲老了,有时候像个小孩子。”李金苓说,闲下来了,她和父亲最喜欢做的就是聊天,她会把在学校里发生的好玩的事讲给父亲听,而父亲则会把他从收音机上听来的新闻告诉她,有时候一拉就是几个小时。一个人在家的时候,李长有也很无聊,除了听收音机,他还琢(怎么给女儿做饭,饭菜的创意用他女儿的话说就是“层出不穷”。“有一天我切了一半苹果放桌子上,下午回家后发现不见了,他竟然把苹果放粥里熬了,但味道很好。”李金苓说,她喜欢父亲给她做的每一道菜,熬的每一碗粥,“爸爸不会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,他的陪伴就是我最大幸福。”

【她的心愿】女孩儿愿望希望父亲能做次体检

  谈到梦想,李长有说,他最大的梦想也是坚信能实现的就是孩子能考上研究生。而李金苓的愿望则是盲父能做次体检。

  李长有告诉记者,在他42岁之前,他的梦想是能够治好眼睛,看看世界。李长有3岁失明,当时家里穷,没钱治疗,后来他四处流浪,每到一处都会打听治眼睛的方子。但自从有了李金苓后,他的这个愿望就没再想了,也顾不上看眼睛了,因为他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到了女儿身上。李长有说女儿的眼睛就是他的眼睛,女儿看到的世界就是自己的世界。“眼睛治好应该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了,现在想都不想了。”虽然李长有口上这么说,但记者能够感觉得到,他的内心却是急切地希望眼睛能够复明,来看看自己的闺女长成啥样了。

  采访最后,李金苓告诉记者,她也有一个急切的愿望,那就是能让自己的老父亲做一次全身体检,不过以目前的经济状况,她很难支付得起。“爸爸60多岁了,从没有做过体检,我希望他能健健康康的。”李金苓说。(济南时报)

 

责任编辑:郑红丽

分享:
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