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首主页 |  加入收藏 |  投稿信箱:sdwmwtg@163.com

中国文明网首页 > 志愿服务>正文

济南:关注农村中的志愿者 乡村义工带动乡村文明

2018-07-05

来源:山东文明网 作者:王 琳

字体:[][][] [打印] [关闭]

   提到志愿服务,你可能首先想到的是城市中马路边维持交通秩序的大学生,社区里打扫卫生的大妈……但你可能不知道,还有一群志愿者,他们隐于城市喧嚣之外的农村,十年如一日,脚踏实地,默默服务于农田种植技术指导、残疾人和留守儿童心理咨询、乡村文明建设。“农村弱势群体其实更需要志愿服务者去关怀他们的心理健康,更需要志愿服务带动和启发乡村文明。志愿服务,应该是乡村振兴的一部分。”平阴县志愿服务者赵庆梅说。

   

  赵庆梅为村民做心理咨询。(图片来源:济南日报) 

  “这些在村里的弱势群体,要比城市里的更需要帮助。” 

  “你叫什么?你多大了?你的眼睛真漂亮!你数数能数到几?……”在平阴县东阿镇东山村,赵庆梅蹲在一个六七岁模样的小姑娘面前一直说个不停,而小姑娘却只聚精会神地瞧着她,一句话也不说。但赵庆梅不顾小姑娘没有回应,始终一句接一句地坚持和她“聊天”。就这样过了半小时,突然,小姑娘抓着赵庆梅身上的扣子说:“真好看。”赵庆梅喜出望外,赶紧回应她。

  就这样,从一言不发到一句话,再到两句话、三句话,一上午时间,小姑娘和赵庆梅说了好多话。“她爸妈常年外出打工,在家可没人和她说这么多话,今天算是把半个月的话都说了。”在小姑娘旁边,她的奶奶无奈又高兴地说。

  “说出来才能打开心扉。父母在外打工,孩子留守村里和老人在一起,没人和他们说话,久而久之,容易产生自卑心理,就更不爱开口说话了。心理问题不及时疏导,就会造成更严重的后果,这种孩子我们称之为‘生命状态有问题’。但是如果平时能有人常和他们交流,关注他们的心理状态,哪怕一周只有一次,情况也会比现在好。”赵庆梅和记者解释道,“我们通过志愿服务,发现很多像这样的孩子,下一步将逐渐登记在册,定期下村进行志愿心理辅导。”

  赵庆梅是谁?“她来我们这儿给残疾人做过心理咨询”、“她给我们村的孩子上过心理营养课”、“她定期来我们村给留守儿童进行心理辅导”……东阿镇、洪范镇、玫瑰镇、安城镇、孝直镇等平阴县偏远的村镇大多都认识赵庆梅,能说得出她来村里干了什么,但却不知道她是做什么工作的,对于许多农村人来说,“志愿服务者”这个名字他们听都没听说过。

  “我之前在平阴县残联工作。在工作的过程中我发现,为残疾人服务不仅要在行动上,还有心理上,他们走不出去的真正原因,往往是难以克服自卑心理。于是为了促进工作,我2014年考取了心理咨询师国家二级证书。2016年退休后,我觉得应该用自己所学帮助更多人,便开启了我的志愿服务生涯。”赵庆梅说。

  除了留守儿童,赵庆梅还对村子里的残疾人进行义务心理咨询。

  有一次,她到孝直镇残疾人扶贫基地进行志愿服务。“一间半地下的平房,没有窗户,即使太阳很好也要开着灯。一进去,坐得满满当当,挤得讲台只剩一米宽。由于条件简陋,没法播放我们事先做好的课件,我同事就慌了。”赵庆梅说,“但志愿服务也是一个工作,半途而废,就会给从你身上寻求帮助和希望的人打击。”于是,赵庆梅先从和服务对象拉家常开始,通过“拉呱”拉近距离,了解他们生活中的问题,从而让他们打开心扉。“那一场志愿服务后,很多残疾人认识了我、熟悉了我,平时还经常打电话向我咨询,也有很多人通过心理辅导逐渐克服了自卑感,走出了家门。能帮助他们,比我自己受到别人帮助还高兴,打心眼儿里高兴。”赵庆梅说。

  从2016年到现在,赵庆梅自己开车,每周深入平阴县偏远村镇开展志愿服务活动,渐渐地,知道她的人越来越多,加入她的人越来越多,一年时间,她和她的团队开展了近100场公益活动,主要服务对象是残疾人和心理有障碍的留守儿童。“这些在村里的弱势群体,要比城市里的更需要帮助。他们通过我的帮助解决了困难,这也让我觉得自己很有价值。这条路,我会一直走下去。”赵庆梅说。

   

  张茂文在指导农户水稻种植。(图片来源:济南日报) 

  “要夺得水稻大丰收,仅有优良品种不够,还需要义工专家经常指导。” 

  在济阳县济阳街道办事处高楼村,有一位远近闻名的“土专家”,他研究水稻45年,向当地群众广泛传播水稻栽培技术,把一生的热情投放到水稻研究创新上,被当地人称为“济阳县的袁隆平”,他就是张茂文。

  5月31日一大早,天还蒙蒙亮着,张茂文简单地扒了几口饭,便拿起有些发黄的水壶出门了。由于脚下的路每天都要走上好几遍,田野上,张茂文脚步很快,丝毫看不出他已经有75岁的高龄。而在村东头一个大院门口,村民高堂厚则低着头来回走着,不时抬头望向远处。当看到张茂文的身影时,他迅速地迎上前去。

  “张大哥,你终于来了。我昨天刚从县里回来,就看到地里正在培育的稻苗叶子有些发黄,急死我了,只好一大早把你叫来了。”高堂厚拉着张茂文的手,急匆匆地往地里走去。

  站在高堂厚家稻田边上,张茂文的眉头开始变得紧起来。只见他蹲下身子,拔出一棵叶子有些发黄的稻苗仔细端详了起来,一会儿工夫,他紧蹙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,站起身对高堂厚说:“不要紧,这是由于你在稻种催芽期的时候,没有及时跟上药,导致稻苗得了立枯病。”

  “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呢?”

  “等会儿你去村里的农资店,买瓶立枯灵,按照上面写的配量兑上水,往稻苗上喷洒一遍就行。记住,务必要确保每个稻苗都要照顾到,这样过几天就没事了。”

  听了张茂文的话,高堂厚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。

  张茂文向记者介绍,他从1973年开始,就在村里组建的科研队里专门研究水稻种植技术,到现在已经有45年了。45年间,他始终泡在水稻试验田里,和几十个品种的水稻打交道,详细记录它们的生长态势,悉心选出产量最高的品种,再推广开来。通过如此反复不懈的努力,他们村的水稻产量和米质逐年提高。从最初的试种,到如今的“轻车熟路”,张茂文试验过的水稻种子种类已达100多种,并推广了十几个优良品种。

  “要夺得水稻大丰收,仅有优良品种还不够。”张茂文说,还需要专家经常指导,农户还必须要熟练掌握水稻的栽培和管理技术才行。为此,2011年退休后,张茂文开始义务向村民讲解水稻种植技术,推广管理经验。如今,村民们都亲切地叫他“济阳县的袁隆平”。

   

  东关村志愿服务队提升市场卫生环境。(图片来源:济南日报) 

  “综治办好久没活了,问题根本没机会来,就消灭在基层了。” 

  长清区文昌街道东关村的“综合治理办公室”,之前被村民称为“啥都管”——无论是村里的治安、卫生,还是邻里和睦、婆媳关系,一些琐碎的问题,都可以找这个办公室解决。但是近几年来,这个办公室的事儿越来越少了。“有了志愿者,这些问题根本没有到综治办的机会,全在基层就解决了。”东关村村党支部书记李庆明说。

  2014年,为了济南创建国家卫生城市,东关村发动村民义务服务,对村里的卫生环境进行整治。招募启事一在村委门前贴出,几乎一上午时间,报名的人就快把村委的门槛“踏烂了”。“大家都非常踊跃,几乎每家都有来报名的。年龄大多在50岁以上,最大的80多岁了。”李庆明说。

  东关村地理位置特殊,处于长清区新区和老区之间,虽然距离上“一步进城”,但观念上却还停留在村的层次。“2014年,村里的背街小巷,柴火堆、垃圾堆到处都是,可谓脏乱差。当年为了创卫生城,我们招了40名志愿者,专门负责打扫卫生。”李庆明说。在东关村辖区,有上百条背街小巷、3个商场,志愿者们先从清理垃圾开始,随后发展到对商场内在门前摆放物品行为进行劝导,最后村里自行车、平板车、农具的摆放,他们也进行整理、规范。半年下来,东关村变了个样儿。“背街小巷,不夸张地说,没有任何死角,商场里,所有商户都没有‘伸舌头’的行为,村里从来没这么干净过。这不仅是改善环境卫生的事儿,参加那次义务行动的志愿服务村民,此后一直自愿维护村里卫生,这已经成为他们的习惯。”东关村志愿服务队成员焦立新说。

  从2014年之后,东关村这支临时的义务服务队,便自动转型为固定的志愿服务队,固定志愿服务者有30人,最多时能达到60多人,而且管的事儿也越来越多了,服务的内容越来越丰富,从环境卫生到治安秩序;从帮扶解困到森林防火;从邻里和睦到乡村文明建设。“森林防火的时候,在山上一走就是一整天,志愿者们带着饭和水,不仅一句怨言没有,而且都抢着去盯守、劝导不文明祭扫行为。”李庆明说。而该村的志愿服务体系也更加完善,志愿服务队依附于村里的网格化管理,村里6个网格中,每个网格都有至少5名志愿服务者。

  2016年,济南创建全国文明城市,长清区需要志愿服务者,东关村每天都有至少30人参与,他们的身影在路口、在商场、在街道、在小学边,他们从村里走向了村外,他们在志愿服务中的收获从表面升级为内里。“做志愿服务工作时间长了,意识也在提高。之前看到村里扔垃圾、乱堆乱放的,就走过去了;现在不行,看着就得劝。这也带动了普通村民的自觉意识,如今我们村每一户村民,不用志愿者服务,自觉实现‘门前三包’。”焦立新说。

  如今,济南城市提升工程全面推开,东关村的志愿服务者又铆足了干劲儿。“我认为城市提升就是对创卫生城和文明城的巩固。而我们的志愿服务从2014年开始,一天也没有断过,已经成为习惯。相信无论是在这次的城市提升工程中,还是今后的各项活动中,我们志愿服务队员都能做好宣传员、战斗员、调解员。”李庆明说。 (济南日报)

责任编辑:王琳

分享:
相关新闻